本報特派記者 白雲 北京報道
  近幾年,各地頻發患者打罵醫護人員,甚至傷害醫護人員事件,治病救人的醫生護士成了社會上的高危職業。這尷尬的一幕,更傷害了很多從事醫療一線人員的心。
  醫患矛盾僅僅是醫生和患者的矛盾嗎?醫患矛盾升級為傷醫事件就沒有辦法杜絕嗎?
  郭淑芹代錶帶著《關註醫生的安全和尊嚴》、《引入醫療執業保險制度》意見來到全國兩會。
  講述/
  一個眼科大夫一天要看100多個病號
  郭淑芹代表來自保定市第一中心醫院,她所在醫院的眼科口碑甚好,但是否能想象,一個眼科大夫一天要看100多個病號,“中午去吃飯都覺得對不起門口等著的患者,很多人大老遠地來了,掛上號了,當天看不完,就得拖一天。上一臺手術下來,很多醫生虛脫、低血糖都是常事。”郭淑芹介紹著她所見到的醫院的工作情況。此外,很多醫護人員到點不能下班,加班加點是常態,工作節奏太緊張,“可是急診病人來了,你能脫下大褂下班?”
  郭淑芹說,醫生這個職業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健康損害,如心腦血管介入治療是當今救治急性心梗、冠心病、急性腦梗、消化道大出血、支氣管擴張大出血等很多急重症非常有效的先進治療方法,可這些介入手術是醫生在X線數字減影下完成的精細手術。老百姓都知道長時間的X線透照有損健康,而介入治療最長時間曝光量可達1個多小時,而1分鐘曝光的X線量相當於1小時透視。鉛衣只能遮蓋軀幹等部位,肩頭至手、面部及膝蓋以下身體則完全暴露在X射線下,手術操作時,能清晰看到自己的手指骨。“如果說這樣一種工作狀態下,醫護人員還要受到傷害,那我們的安全感和職業尊嚴何在呢?”郭淑芹說。
  追問/
  醫護人員很受傷,誰還願意乾這行?
  郭淑芹代表在意見中列舉了發生在近期的幾起傷害醫護人員事件,2013年,全國被媒體報道的襲醫案件發生了近30起,其中16起在全國影響較大。春節前,浙江溫嶺發生殺醫事件後再現昆明幾十名親屬打砸醫院、打傷醫生等案;黑龍江齊齊哈爾北鋼醫院耳鼻喉科主任孫東濤在接診時,被患者用鐵棍猛擊致死。“看病人砍了治病人,拿菜刀的砍了拿手術刀的,事件傷害的不僅僅是幾個醫生,而是全國860萬醫務工作者的心。然而,悲劇後面更大的悲劇是社會的仇醫心理,哈醫大一院的殺醫事件被轉發後,6161人中居然有4018人‘感到高興’。如此悲劇,卻被那麼多人當喜劇看,這才是最大的悲劇。”郭淑芹代表談到此,不無悲哀,她說,一線的醫務工作,忙到累到你想不到的程度,醫生也得養家糊口,回到家也是爸爸、兒子、丈夫或母親、女兒、妻子,當他(她)在盡職地工作卻受到傷害時,還要遭受這樣的看法,誰還願意從事這一行?如果每個醫護人員都想著自保,最終受害的還是患者。
  探因/
  醫患矛盾,問題不僅在醫生
  郭淑芹代表認為,發生目前對醫護人員的這種錯誤認識,使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承擔了本不該他們承擔的一些矛盾。
  首先,公共事業產業化,醫患關係異化成消費關係,醫療機構因而失去民眾的信任。
  政府補償嚴重欠賬,掛著公立醫院的牌子,運營則是企業化的。“鐘南山院士之問”正是問到了醫療體制的“病因”:虛高的醫葯收費,是誰定的價?泛濫的製藥廠家又是誰的手審批的?所有這些,都不是醫院的原因,當前群眾看病貴、看病難等問題,患者很容易把社會矛盾轉移到終端的醫院和醫務人員頭上。
  郭淑芹代表說,患者及其家屬對醫療過程和醫學期望值過高。人們迷信技術,不再認可醫療中的順應,拒絕生命的死亡,患者認為花了錢就得看好病,而對醫療的風險和極高的技術要求缺乏認識,一旦出現與其願望不相符的結果時,便難以接受,產生糾紛。
  郭淑芹舉例說,羊水栓塞是產婦在生產過程中約千分之二發病率的一種疾病,病前難以診斷,一旦發生,死亡率90%以上,但是患者會認為,健康的產婦送到了醫院,怎麼生個孩子就死了呢?而醫護人員在這個過程中也沒有失職和處置不當,雙方都沒有錯,但是矛盾就產生了。
  在此基礎上,解決醫患糾紛的法律機制不健全、渠道不通暢。醫患糾紛調解、處置、解決途徑不暢通,機制不健全,現有的處理醫療糾紛的法律法規不健全,使一些糾紛不能及時得到有效解決,導致矛盾升級。
  郭淑芹代表說,確實有些醫療機構醫療質量不高,服務態度不佳,醫患溝通不及時、不充分,醫療程序不到位,醫療差錯和事故時有發生,同時也存在著收受紅包等行業不正之風。
  建議/
  出現醫患糾紛先調解後走保險
  針對上述問題,郭淑芹代表提出了幾個解決條款,她認為,首先解決醫患關係核心是增強醫療衛生的公益性。要加大政府投入,使公立醫院回歸公益性的措施和資金儘快到位,提高醫療保險和新農合報銷比例,從根本上解決老百姓看病貴等問題。鐘南山院士曾坦言:通過減輕患者醫療費負擔,弱化對醫院和醫務人員的不信任和反感情緒。
  其次,提高醫療質量是構建和諧醫患關係的根本。作為醫院,應做好優質服務,加強內部管理,加強醫德教育和醫療質量控制,推行人性化醫療服務,規範執業行為,降低成本、節約醫療費用,提高技術水平和服務質量。
  再者,對超出醫療糾紛範疇、已構成破壞醫院秩序、暴力傷醫、殺醫等違法犯罪者依法嚴懲。對發生醫療糾紛拒不接受第三方調解或司法程序解決的,務必走司法程序解決。
  郭淑芹代表就目前保定的經驗做了介紹,保定2010年成立了調解醫療糾紛辦公室,政法委牽頭,公檢法組成,當地各醫院出資儲備金。當發生醫患矛盾時,由第三方的醫調辦邀請專家進行調查核實。如果認定不是醫療事故,但患者方面需要出於人道給予補償的,由各醫院的儲備金出資。“這個緩衝帶很有必要,但也是目前沒有辦法的辦法。”郭淑芹說,另一方面,她呼籲引入醫療執業保險,當醫療鑒定認定醫師在治療過程中有過錯,則由保險公司負責賠付。
  但就現狀看,國內的保險公司並不是沒有這一項保險服務,但為什麼各家醫院對此“不感冒”呢?郭淑芹代表說,10年前,保定第一人民醫院小範圍地進行過投保,但是效果並不好,投保時容易,理賠時難,保險的認定過程繁瑣不說,患者拿到的錢很少,甚至拿不到錢,此舉令院方投保積極性大減。
  (原標題:不要讓個別拎刀的傷了拿手術刀的心)
創作者介紹

og52ogvwy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